可拼事业可做“煮夫” 中国男人成邻国“香饽饽”

  在“剩女”危机日益严重的今天,下面这个话题恐怕会让中国的“剩女”们更有压力。

  新加坡《海峡时报》不久前刊出一篇“新加坡女爱嫁中国男”的报导,称不少新加坡的女性在择偶时更偏向于找一位中国丈夫。而这类征象,在俄罗斯、日本、韩国等亚洲邻国也更为遍及。在俄罗斯,从2004年到2012年,娶俄罗斯老婆的中国男性人数要比嫁俄罗斯丈夫的中国女性人数多出近一倍;在日本,每年数万对中日跨国婚姻中,“中国丈夫”的比例延续上升;在韩国女性的涉外婚姻中,中国丈夫的比例也是最高的。近年来,中国汉子俨然已成为邻国女性们眼中的香饽饽。

  “中国丈夫+俄罗斯老婆:

  

  生成绝配”

  “中国丈夫+俄罗斯老婆:生成绝配”,俄新网7月19日以此为题这样写道。这篇数千字长篇报导的作者、俄新社记者叶连娜・库兹明娜在文章导语中称,该文是为解开俄中胜利跨国婚姻的公式。按照相关统计,2004年到2012年间,娶俄罗斯老婆的中国男性人数要比嫁俄罗斯丈夫的中国女性人数多出近一倍,在俄滨海边疆区,这一比例更差异,找“中国丈夫”的比娶“中国媳妇”的要多出7倍多。报导称,很明显,俄罗斯需求“中国丈夫”。

  对这类征象,俄社会文化研讨国际教研实行室主任娜杰日达・列别杰娃认为,“娶一个俄罗斯老婆,中国丈夫取得的‘嫁妆’是一个糊口水平更高的国家、更多的做生意和贸易机会。俄罗斯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同时拥有更大的发展机会。对来自贫困
北方地区的移民来讲
,这是一个优秀的跳板。”不过,在莫斯科做生意的中国商人鲁豫平其实不认同这一带有不平等意味的观点,鲁豫平与俄一名女律师结婚已7年,他说:“并不是
所有中国人都想留在俄罗斯。相反,大大都人力争归国。我在俄罗斯学习的所有同年级学生中,只有两个人留在这个国家,其中包括我和我的一个伴侣。我们两人从未计划过留在俄罗斯或娶俄罗斯老婆,只是命运使然。”

  “是不是俄罗斯‘剩女’太多,才会找中国丈夫?”俄罗斯lari网站题为“你会嫁给中国人吗”的文章称,事实上,俄罗斯适婚女性数目并无多于男性,甚至比男性少。据统计,俄20多岁男性与女性比例为1000:989。该报导引述俄专家的话称,俄中跨国婚姻的胜利其实不取决于俄罗斯女性对物质糊口低要求,也远非因俄男性数目不足,而是俄女性与中国男性之间深入的相互理解。在良多俄罗斯女性看来,中国汉子不像俄罗斯汉子那样嗜酒、暴躁,遍及都勤劳肯干,更重要的是,他们通常都更顾家可靠。

  中国高本质男性

  

  吸收新加坡女性目光

  而在中国人移民数目更加庞大的新加坡,中国移民的本质成为中国男性变得“热点”的主要缘由。

  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在近日的报导中说,“新加坡丈夫+中国老婆”的模式近年已经较为遍及,如今新加坡的一些女性开始热衷于找中国良人作为丈夫。报导引述一名新加坡女性的例子:现年30岁的新加坡女设计师谭爱丽,她的未婚夫是来自北京的计算机专家周丁。谭爱丽表示,之所以选择周丁是因为远赴重洋离开新加坡的中国男性大都有很强的上进心,她认为这归功于中国国内竞争激烈的教育体制。

  包括取得永久居留权及国民身份的人,目前无数十万中国移民在新加坡糊口。报导援引新加坡国立大学2012年4月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汉子与新加坡姑娘组成家庭的缘由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中产阶级和专业人才离开新加坡,而这些人自身存在很强的竞争力。

  与此同时,在新加坡国内,受过高等教育的集体中女性数目多于男性,这也使得高本质女性更多地将择偶目的放在自身事情及糊口中接触过的外国男性身上。而且,中国男性和新加坡女性在语言和文化方面也存在更多的一致性。

  日韩女性

  

  一心想找“中国煮夫”

  而在日韩两国的涉外婚姻中,来自中国的新郎新娘比例一直比拟高。

  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显现,从上世纪90岁月开始,中日之间的联婚就占日本人的涉外婚姻之首,近年来每年都有上万对分别来自中日两国的新人喜结连理。不过,此前大都情形是中国女性嫁到日本,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男性在日本也开始变得受欢迎。数据显现,最近几年,中国女孩嫁到日本的婚姻呈波浪形减少的趋势,而日本女孩找“中国丈夫”的婚姻却直线上升。

  在韩国,情形也很类似,从前10年中,韩国姑娘嫁给中国汉子的这类婚姻数目增长十倍之多。韩国统计厅今年4月公布的数字显现,在韩国女性和外国男性的婚姻中,拥有中国国籍的男性比重最大(26.0%),其后依次为美国(20.7%)和日本(20.6%)。

  体贴顾家、吃苦耐劳、勤于家务、婚后专注,这是良多日韩女性眼中“中国丈夫”的遍及优点,也是她们眼中本国男性所缺少的质量,部分女性甚至认为中国所有的家庭里都是丈夫做家务。

  另外
,由于在日韩等国,女性结婚后就职在家相夫教子是遍及征象,因而也有良多良人选择中国丈夫是出于不想为家庭废弃自身的职业追求,并在家庭中会受到更多尊重。

  不过,有时现实其实不如设想那般没好。比如中日联婚的仳离率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曾出现“过万结婚,近半仳离”的征象。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日前谈及中日间国际婚姻时指出,中日婚姻有语言妨碍、情绪妨碍、文化妨碍以及性糊口的妨碍等,所以要想把中日婚姻做到没有心距很难。(据央广)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txrescue.com